週二,hui人在北部,所以告假一天。今晚,當她出現時,我才知道原來她的印尼媽媽來台觀光,前幾天,她跟姊姊在桃園陪媽媽,這幾天媽媽則到新港來,這一晚,因為hui要上華語課,所以,請姊姊帶媽媽去逛夜市,等課程結束後,再跟媽媽一起會合。聽到hui的安排,以及對於上課的重視,我不免提醒自己絕對不要輕忽學生樂於學習的心,要因此好好當一位老師。

讓我很驚喜的是,後來,hui媽媽現身了,她跟hui同一個模子,看起來相當年輕。因為,我搞不清楚媽媽會不會說中文,便轉頭問她,她說:說:「會阿!但是,媽媽說的中文不大一樣,因為她以前在印尼學過中文,後來就沒有了。」我轉頭看媽媽,媽媽笑著說了一句話,當下,我真的以為那是印尼語,後來,才知道她說的是中文,但有濃厚的印尼腔。我不死心,繼續跟媽媽對話,果然,沒幾下就能溝通了,媽媽說:「一開始我們可以去上中文學校,後來,政府不讓我們上,我們只能學印尼語。」

不知為何,當下,我真的有一種好強烈的激動感。因為,我聯想到碩一上「華人社會與文化」時,雖然主力專研新加坡華文教育,但是,當我研讀相關資料時,也知道東南亞如印尼等地,其實皆有民族學校或特許學校。又,我想起在我小時候,名聞一時的「排華運動」。課後,我上網找了印尼華語教育推動情形,又推測了hu母親的年紀,果然相吻合,以下出自陳玉蘭,印尼華語教育簡介http://www.cerdasbangsa.co.id/research/YINNI%20HUAWEN%20JIAOYU%20JIANJIE-Version%20II.pdf

 

1966 年在政治的影响下华校被收为国有, 全面禁止华文教育的传授。华文教育从此就断层了长达三十二个春秋。1971 政府开设的特种学校设有印、英、华文课程, 主要以印尼文讲学。由于特种学校仍很受华侨的欢迎,因而迅速发展。这种飞速的发展受到当局的关注, 认为设有华文课学校的发展不利于政府的同化政策, 因此, 于1974 3 月取缔和接管了苏门答腊所有的特种民族学校,并于1975年将它们改为普通的印尼学校。同年,教育与文化部长马苏里发布取消特种民族学校的法令,宣告华人子女的过渡时期已经结束17。从此,所有的特种民族学校都转为私立国民学校, 华人子女就完全失去了接收华文教育的机会。毕竟这种特种学校的为数不多, 办学时间又短, 因此,当时能够接受这种教育的学生也不是很多。

 

    因為對於史實的好奇,我對比了國語運動,找到了共通點,就在1966年,台灣省各縣市政府各級學校全面推動國語運動更為全面,此時,全面禁止使用日語,1975年,行政院更宣布廣播語言以國語為主,方言應逐年減少。(資料來源請見註解[1])最近,讀了一系列旅遊文學,從旅人角度,回頭檢視亞洲歷史與文化,如今,又因為教學,有機會將教科書與史實結合,並慶幸自己有機會能與歷史事件中的人們相遇,這實在是當初進行移民華語教學沒料過的美事。

 

本文同時刊載於貓的走讀歲月

 


[1] 國語推行運動:http://taiwanpedia.culture.tw/web/content?ID=3966

創作者介紹

貓老大專賣店

slowcat107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