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與15歲的她重逢,她必定會大大恥笑她。因為,看看這娃心中的理想對象和生活多麼夢幻。 

 

他,必須溫文儒雅,愛好讀書(事實上,她口述的是「飽讀詩書」)。

總之,白淨書生是她的菜,當時,確實也有這麼一個人出現了,但多年後再重逢,書卷味被法律味掩蓋,她第一次體會戀愛原型破滅的真實感。

那麼,未來的生活呢?因為過於喜愛張曼娟筆下的愛戀,讓她非常嚮往那不食人間煙火的美,滿心期待在山頭煙嵐繚繞處,與心愛的他牽牽小手,共築美夢。事實上,「入世」才是她的道路,山下的美食、音樂與展覽何其多,總要好好晃上一圈再來修身養性。

 

如果與20的她再當一次同學,她一定會大笑她曾經是一隻披著偽善毛皮的老虎,因為

 

這二十小妞非常愛照顧身邊所有的人,明明不是天秤座,卻愛讓周遭世界朝「世界大同」邁進。被欺負了,雖然不至於笑著說感謝,但很能發揮「卡內基」自我激勵法,告訴自己吃苦當吃補,並秉信著不造口業原則,只說好話。

 

結果,多年後這妞竟然這麼悍,看到另一輛車硬插入她苦等許久車位,她下車後瞪著火目,雙手還抱,shit直接出口,更不用說某一回,她以同樣的悍姿替友人將「失去的路邊停車位」要了回來。

 

如果再和25歲的她共事,她這回絕對不敢撻伐這妮子竟然是「外協協會的vip」,相反地,她只能陪著笑,自嘲相見恨晚,人各有志,既然屬於外貌協會club,就讓自己內外在一樣美麗。

 

25妮子長得一付電影明星樣,腿長腳長,屬於天生麗質型,內心純真可愛,身邊也不乏追求者,偏偏她過不了身高和頭髮這一關,就算被旁人恐嚇挑到後來只剩下龍眼,她依舊無怨無悔。多年後,她也真的尋到一個符合條件的伴侶,雖然不是多俊美的高挑多髮男,也有一些小缺點,但就是合她的味,愛到攬牢牢。

 

去國多年的她回來與我喝下午茶,老公貼心地送她過來又再回家去,說等等要來接人。她說這些小故事時,眉毛彎彎,眼兒帶笑,吃東西豪氣,講到激動處便大笑,活脫是個殺手級的真美女。講完故事,還問我有何評論,我說:「深有同感」,她覺得我實在敷衍了事,我只好再補上一句話:「不能同意你更多了。」

全站熱搜

slowcat107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