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之間,好幾道燈光打在我身上,獲獎、攝影、上報、邀約……瞬間成了我桌上的九宮格餐盤。

P1120802-3

我想起當初準備復職前,對於未來感到徬徨,也怕自己就此被定型,再也走不出來。那時,我曾暗自許下心願,希望能夠成為一個同時具備第一與第二語言教學的教師。所以,一年多來,我總是要求自己在寫論文之時,也要將閱讀教學工作做到好;在從事閱讀教學工作時,我也一直提醒自己注意語言教學間的相同性。我原以為必須等到兩三年後,才能看到那麼一絲的成果。

  

但是,許多貴人相助,讓我擁有發揮的舞台和資源,所以,時間比我預期來得早。因為來得突然,我其實什麼都沒準備。朋友們總愛開玩笑說:「你紅了喔!」,家人也很為我開心,這些我都瞭解,也謝謝大家這麼支持我,因為,她們很瞭解這幾年我是怎麼一步步走過來的。然而,聚光燈底下的我,感覺很赤裸和無助,最直接的衝擊是,自己的言行舉止已經無可避免的被放大和檢視。幸好,我的老闆於此時伸出援手,即時叮嚀我行事需注意的要點。

 

十月初至今,常常如履薄冰,甚至,有時候我會鴕鳥的想著,還有一些未公布的比賽成果,就把光環留給別人吧!我還年輕,還有接受挫折的勇氣。

 

我大方的承認自己很努力,但我不認為自己很出名。

P1120968-1

所以,在每一場邀約或訪問的背後,我當下想的不是自己的功成名就,而是,我必須善用媒體或行銷的力量,讓更多人看到這些角落的故事,或讓更多已經在這個領域很努力的人們,有機會說一說她們的故事。至於我個人的夢想,還是必須穩紮穩打的進修與努力,才有可能開花結果。不知道那天何時會來,但我確定會在這裡發佈消息。

 

我其實是把自己當成一座橋—這是為何我要在這篇文章中放上報導的主因。

 

最近,左手拿陳之華「沒有資優班 珍視每個孩子的芬蘭教育」,右手拿齊邦媛「巨流河」。我在芬蘭教育理念中,看到一種教育藍圖的可能性,刺激我對於教育作更深的反思。而「巨流河」,剛讀時以為和「大江大海」般,刻畫歷史洪流裡的故事,但今晨讀到齊邦媛接受交換計畫,出國進修半年,回國後婉拒進國際文教處的工作,繼續在台中一中任教。後來,因緣際會進入中興、靜宜和東海任教。甚至,當時故宮選在台中北溝,她還兼任六年的秘書,負責文件翻譯和外交口譯。在許多頁扉裡,齊邦媛雖然自述膽小,但是,她又很有毅力且有方法的承接這些挑戰。

 

讀著她的自述,外頭雨絲開始飄落,我像是找到方向的小船。許久沒了崇拜的偶像,但齊邦媛走過的歲月和擁有的經歷鼓舞了我,我看到一位在戰亂中力求獲取知識的青年,如何在飄盪中不但兼顧家庭,更在專業上力求精進,而且回饋社會和後輩。太平盛世裡的我,找到了安定的力量和參照的典範,何其幸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lowcat1070 的頭像
slowcat1070

貓老大專賣店

slowcat107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