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上課,因為沒估算好搭捷運和走路的時間,比預計得還要晚抵達會場。

 

 

在匆忙的情況之下,抓著在一樓負責量耳溫的工作人員問:「老師(指我)是到五樓還是七樓?」那幾個工作人員竟沒回答我,而是盯著我瞧:「你好眼熟!」戴著墨鏡的我心想:「眼熟?這裡是台北,我應該沒認識誰吧!」兩三個工作人員像小鳥一樣吱吱喳喳:「你是不是阿貓老師?」

 

 

當我狐疑地點頭時,她們開心地說:「我們是台東大學的學生,上次你來演講,我們是x老師的學生」。所謂的x老師就是我的「老闆」。沒想到我人到了台北,跨過半個台灣,竟然和在台東的學生聚首了。如果這還不算什麼的話,那麼,當我第二天知道我的助教是聯合大學華語系的學生(四月底才去過聯合大學舉辦工作坊)也就更該當成正常的了。

 

 

夏令營的開幕於九點準時開始,當我看到台下坐了一排排的家長和小孩時,宛如回到了國小,在這樣的場合照理說我應該說些簡單的客套話,但不知道是不是這兩年自由野性慣了,麥克風拿在手上時,我說:「大家好!我從高雄來,因為我很喜歡貓,所以我的大朋友和小朋友都叫我『貓老師』。」從那一刻起,無論是老師或學生全記住我了。

全站熱搜

slowcat107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