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為我選了一條路

art2

 Photo:花蓮市Art Deco 

       從四月中得知自己上榜後,即使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和建設,也預先模擬了可能的對話和因應之道,但是,當我踏入老大辦公室時,心中的壓力依舊不斷往上攀升,畢竟,我的離去對一個即將升六年級的班級影響不小,不是沒考慮為學生停佇,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放棄這個機會一定會後悔,我心裡非常明白。

         同老大表明已經考取並將選擇留職停薪後,驚訝想必盤旋在他心中,接著就是漫長的對談,大約有三十分鐘吧!走出辦公室,我的心情盪到谷底,懷疑自己做了怎樣的決定,幸好恰巧來找我,一句話:「你想這麼多做什麼?」讓我瞬間揮去這片籠罩頭頂的烏雲,即時沒有他神來一語,即使在辦公室內我幾乎被說服留下來,但離開了那樣的空間後,我知道自己的心意一直很明確。

        老大的談話內容大概有幾個重點:

1.如果我有強烈學術傾向:

(1)那麼當個全職學生他贊同,但是必須考慮這個所有沒有博士班?亦即有沒有出路?

(2)考慮以後走大專這條路雖可,但大專環境不見得比小學好,且有升等和論文的壓力。

2.如果我只是為了拿到學位:

(1)何必白白「犧牲」兩年年資,損失一百多萬(含薪水、年終、考績以及自己要付出的老本)

(2)念在職班一樣有許多出路,端看我是否認真尋找?

(3)是否考慮退休問題?如果遇到「85制」,亦即工作年資+年齡必須滿85才能退休,那麼我將比同期晚兩年才能退休。

(4)我強調的華文熱,他並不看好,因為對岸也正積極投入華文教學,再者,與其走華文,以我的能力何不走英文?

(5)華文老師的薪水頂多和小學老師差不多。

     最終,他希望我有「哲學性」的思考。

art

 Photo:花蓮市奇業檜木館

         柯和牧聽完後的評語如出一轍,我不便在此寫出,只想單純陳述我的心意:

(1)唸書的目的性:花兩年唸書一定就是得往學術路走,不能只是單純享受當學生的樂趣?如果我把此當作試驗,確定自己的學術傾向究竟為何,有何不可?

(2)生活品質最重要:我和他現在分隔兩地,若是採用在職進修的方式,白天上班,晚上唸書,一來負擔很大,二來一定會影響我們的感情,長期累積的疲憊定會折損品質,這我早有深深體悟。如果今天單純當個學生,反而比工作擁有更多彈性時間,可以常常見面相處,為五年多來的異地相處,添入更多潤滑劑,對我來說,是福不是禍。

(3)年資和薪水:我沒有這麼清高,也瞭解這是活下去的必需品,但是,如果我有能力兩年內可以自給自足,那麼,看淡財務不是清高,而是必然,因為重回學生身份,我已經想妥未來生活費來源,對於將來消費形態也會有所調整,家人和他都全力支持,這是我感到幸福的地方。

       蔣勳在「天地有大美」書中提及「如果從出生到死亡是一條筆直的高速公路,那麼我寧可慢慢地通過,或者甚至放棄高速公路,我去走省道或迂迴的山路,這樣是不是可以看到更多的風景?我的生命可以拉到更長的距離。」我不是個複雜的人,而生命不該只是跳入一個圈圈,然後站在原地轉圈圈,即使旁人給予掌聲,但我還是想走出框架,探索更多的可能。

       前一陣子看到一則殘障人士為生命奮鬥的新聞,他是因為工作時觸電或失火,導致雙手殘廢,而後使用雙足找到生活的方式,他淡淡說了一句話:「我相信上天為我選了一條路」我也是這麼相信著,暫時離開職場,享受獨特的南國陽光與空氣,是上天為我選擇的道路。

    全站熱搜

    mona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