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敲下四字,我回來了。

這才驚覺,自己好像真的慢慢從一趟旅程中歸來。

這是一趟為期近半年的遠航,我綁架了自己,上船。我釋放了自己,靠岸。 

nEO_IMG_P1140030

應該有些徵兆,但我始終沒認真看待。直到上週連續數日,每一分每一秒都想要沈入夢鄉,我才發現事有蹊蹺。接著,沮喪感漫天蓋地,那是一場沙塵暴,我在黃沙滾滾中連呼吸都難以自己。我知道,生病了,溫暖的聲音輕輕響起。該怎麼醫病?我渴望有人拉我一把,可她們全用堅定又關愛的眼神示意,「這事沒人可幫你。」是呀!我的無力不就因為日日墮入輪迴,氣自己陷入困境又無法掙脫。

 

就像拉緊的繩索突然裂開,淚水滴滴落落時,我好像也放下了一些東西。明白自己能做的有限,明白這一生有限,縱有再多能力和才華,終究也僅有二十四小時,以及一副肉身。承認自己的無能,燈塔也同時現身。

 

nEO_IMG_P1140016

我的靈魂遊拖著軀體行走,這感覺怎麼跟情傷如此相似?原來,工作也是情人。

我是一隻擱淺的鯨魚,只能大口呼氣,希望自己還能活下去。

nEO_IMG_P1140012

能放開桎梧的只有自己,能舒緩的只有旅行。

 

所以,週一清晨八點,北部冷風未如預料中凜冽,倒是那陽光可愛又燦爛,映著海水與浪潮。先在星巴克用了一頓早餐後,開始一個人的散步行,街尾當作起點,沿著河岸工程並行。然後,繞進市場裡,又走至馬階街。下午,捷運車裡人潮少了許多,我在中山站下車,只為了享用一頓下午茶。

 

一整天,只有自己,不需要太多的對話,平日因為工作關係,話量早已超過負載,能夠緊閉雙唇,竟然是奢侈的獻禮。

 nEO_IMG_P1140013 

現在,感覺好多了,空氣再度回到肺裡,擺脫了海上狂風與流蕩,多珍愛自己一點,寫在船將靠岸之前。

nEO_IMG_P1140015

nEO_IMG_P1140018

nEO_IMG_P1140020

nEO_IMG_P1140017

nEO_IMG_P1140019

nEO_IMG_P1140021

nEO_IMG_P1140033

nEO_IMG_P1140032

nEO_IMG_P1140036

nEO_IMG_P1140044

nEO_IMG_P1140043

nEO_IMG_P1140035

nEO_IMG_P1140034

nEO_IMG_P1140029

nEO_IMG_P1140037

nEO_IMG_P1140024

 

 

nEO_IMG_P1140031

nEO_IMG_P1140040

nEO_IMG_P1140023

nEO_IMG_P1140049

nEO_IMG_P1140061

全站熱搜

slowcat107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