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考前一晚,大家忙著打電話幫我集氣,一直告訴我:「你沒問題,一定會過關。」

當時我不大緊張,還睡了一場好覺,隔天起來弄了美美的頭髮,十點多進學校,開始進入備戰狀態。

01

在正式開始練習前,我先著手書寫給口委的卡片,真要說自己實在很「搞工」。

02

R1080226

上圖:口考前的中餐

 

我在口考教室不斷反覆練習,講到舌頭都打結了,心裡卻掛念著一點鐘潮浪要幫我買糕點進來。然後,一點前順手打開教室內的投影機,赫然發現竟然無法連線到電腦。大概已經經歷過太多次這種陣前出現的考驗,我只能放下尚未完全練習完畢的簡報內容,開始準備場佈等事宜。

 

兩點半,一切就緒,大家用手勢和眼神告訴我「不要緊張」,我只覺得一片空白。終於,三位口委寒暄一陣子後,宣告正式開始。待我報告完畢,就是口委提問的部分,她們都是相當有學術涵養的研究學者,當然,下刀也是毫不猶豫,我得一邊思考他們說的內容, 一邊微笑以對。只是,兩個小時下來,我真的覺得自己寫得很糟,也開始懷疑真的會過關嗎?會後,口委請我離席,他們三位討論片刻後才再度請我入內。

 

在等待的時候,心情非常低落,又不知道該跟別人說些什麼。被喚入教室時,還是覺得很沮喪,所以,當口委主席宣布他們一致通過我的論文口試,並且給予我極高的分數時,我還有點不敢置信。等到該處理的文件和收拾的場地都完成後,已經快要晚上六點了。我走下樓,呆坐在文學院前的階梯。一股強烈的情緒滿到了胸口和雙眼,打電話給好友,眼淚就這麼掉了下來。

 

一開始我以為難過的是被批評得這麼慘,

後來我才慢慢發現,這是為半年多來極盡所能壓縮所有的生活空間而落淚。

那些日子,白天工作,晚上寫論文,宛如兩個完全不同身份附體;

嘗試在零碎的時間內硬是催促自己前進;

天天背NB,南征北討,背到肩酸腰酸,

這些,都敵不過我對自己完美的要求。

 

總是有點不甘心,不甘心努力兩年的東西,最後卻無法美麗地做結束,但我又清楚地知道,勢必得這麼過,我才能拿到學位,繼續下一段旅程。

所以,淚水止於那天的文學院階梯上。如同,我最近讀過的句子

沒讓你死的,真的會讓你更堅強

R1080218

上圖:送給口委的禮物—內含竹炭口味方塊酥以及精美禮品。感謝嘉義貓店大姊精心包裝,果真手很巧。

 

不管你感覺如何,起來,穿好和呈現。

03

口考當天,我們編輯的教材也送到學校了,當場致贈兩位口委各一套,

2010,各種教材宣傳活動將會是我們的重心,同時,我也將繼續和研究室維持密切的合作關係,

我相信

最好的都還沒來。

註:三個粗字體句子出自「我在那 7% 裡頭」作者:Regina Brett,90歲,來自俄亥俄州‧克里夫蘭,Plain Dealer 城。謝謝潮浪轉寄此封信給我。

全站熱搜

slowcat107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