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四帶著中歐學生去充滿復古味的台式餐廳聚餐,一路上,無論是等車或是搭捷運,他們都相當活潑大方,引起不少路人的側目。

05


 

等公車時,雖然豔陽高照,但她們一男一女開心地玩起騎馬打仗,這時,一旁的路人開始發出耳語聲:「他們是美國人?」過了一會兒又冒出:「不是!不是!應該是歐洲人!」

台美關係有多麼密切,從這話就知道了,我總以為從國小開始教授的「英文課」,其所強調的「國際觀」絕對不只是能使用英語而已,「國際」代表的也不僅是美國。記得我的加拿大家教學生房內貼了一張世界地圖,那時,我總想著,台灣孩子家中貼上世界地圖又有幾人?


03

搭捷運時,不知怎地,也許是七夕將至,學生Rod開始唱起張懸的「寶貝」,然後似乎談到了周杰倫,又說到了rap。學生圍著我,開始霹哩啪啦說起她們語言的「繞口令」,其最大的特點就是完全不換氣,一念到底。我第一次有種身在台灣,卻宛如鴨子聽雷的感覺。

我想,當初他們學中文應該也是這般吧?這麼一想,又更謙卑了!從捷運站出來後,Rod開始一句句教我說他們的語言,我發現自己的舌頭非常不靈活,加上歐洲語系喉音甚多,這對幾乎沒喉音的我們來說,就是一道難以跨越的障礙。

 

02

回程路上,Rod跟我說,七月初抵達台灣時,先去台北找朋友,然後又去參加福隆音樂際。他談到在捷運上遇到一對夫妻,丈夫看到這位高大的外國人,瞪大了雙眼,然後轉頭跟太太咬耳朵。接著,太太又轉過來,同樣瞪大了雙眼。學生活靈活現表演那對夫妻驚訝的表情,讓我笑翻了。只是,島國子民遇到外國人的反應也太令人嘖嘖稱奇了吧!

 

04

來自中歐的他們,遇到台灣老師,除了課堂上使用中文外,私底下我們常使用的是英文,但「英文」對我們來說都不是母語。很多朋友以為歐洲人說的都是英文,這又是一種迷思。

Rod說他的英文不是很好,其實我也是,但語言不就是一種溝通的工具嗎?我們能夠透過語言和肢體動作瞭解對方的意思就夠了。

01

搭捷運回程路上遇到三個國中小女生,一直吱吱喳喳說不停。當我們經過她們旁邊時,聽到一句:「快點!ㄌㄠˋ一 句英文。」
我馬上跟Rod咬一下耳朵,讓我驚訝的是,他沒兩秒馬上轉頭對她們說中文:「你好!」這下,小女生笑得更是花枝亂顫。可惜,最終,她們還是沒敢說一句話,無論是中文還是英文。

我很幸運擁有這樣的機會,人在台灣卻和世界接軌。這一年來接觸美、加、歐、亞等不同語言,接觸愈多,愈覺得自己態度更寬容與謙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lowcat1070 的頭像
slowcat1070

貓老大專賣店

slowcat107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