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076

回顧我的成長歷程,學齡前好幾次隨父母北上訪友,因為年幼不懂得如何用言語表達內心情緒,而選擇鬧彆扭,弄得母親在眾人面前尷尬極了,坦白說,我也引以為恥(戒)。可能是因為這樣的經驗,當我七歲正式進入校園後,無論是公共場合或私人聚會,我不曾有過放肆大哭,隨意發脾氣的情形,更遑論十幾年後,身處職場,怎可能遇事哭哭啼啼,慌慌張張?

   一位理性著稱的老師,面對一群正要邁入青春期的小大人,對於孩童情緒處理方式,有著更多的觀察與體會。我必須承認,這個班級氣氛和諧,沒有小團體形成衝突,常是不分你我,玩成一塊兒,讓我很欣慰;同性間毫無忌憚的勾肩搭背,打鬧在地上,或是互相追趕與拍打,這些都是同伴的友情表現。但是,太多的時候,男女生因為細故或開玩笑,彼此一握拳,一捏揉,一出口,總讓我嚇出一身冷汗,因為,只要分寸沒拿捏得宜,玩笑瞬間變成衝突。又,現今校園提倡尊重「身體自主權」,我因而將這樣的概念融入生活教育裡,特別注意孩子相處時的肢體接觸行為,以及如何解決衝突的能力。

   春天到來,一次上科任課時,螢火蟲在課堂上舉手發問,坐在一旁的阿文,莫名的旁笑個不停。此舉引發螢火蟲不滿,她很自然的用力捶打阿文,毫無芥蒂的阿文竟然笑倒在地上,並捉弄性的搖晃著螢火蟲的腿,弄得螢火蟲更為生氣,跑去找同伴告狀,引來一群女生出聲助陣,至此,理應到一段落。但是,當他們從科任教室回到我們教室後,螢火蟲卻無視旁人,不斷對著阿文咆哮,音量大到引發我的關注。第一次,我出聲警告,意思是螢火蟲應該留意自己的行為,但她氣急攻心,依舊咆哮個不停,眼看情況要失控了,我趕緊把她喚來,問:「你要不要跟老師說一說發生什麼事情?」她搖了搖頭,然後眼淚流個不停,向來,我不認為跟正在情緒上的孩子溝通有太大的作用,也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透過無謂的安慰助長非理性的行為。所以,我讓她站在一旁,再請來阿文說明一切,終於大概掌握了整起事件的梗概。幾分鐘過後,我問螢火蟲:「你現在能夠說話了嗎?把眼淚擦乾淨,老師想要知道你們雙方的想法和感覺,你一直哭並不能解決任何問題。」她睜著腫大的眼睛看著我,默默地點點頭。

   經過一番雙向釐清,讓他們彼此都知道自己的錯處後,我淡淡說了一句:「你們還記得黃牌(註)的內容嗎?不管任何原因,你碰觸對方身體,造成對方不舒服,所以,你們兩位各得到一張黃牌,明天擔任班級志工一日。」其他在教室的同學聽聞,瞬間靜默了,因為他們終於明瞭習以為常的打鬧,是需要嚴謹以對。在這次事件裡,我看到的不只是小小紛爭,隱藏在後的還有孩子的情緒管理出了問題:回顧整起事件,一開始的阿文可說是無辜的,直到他出手碰觸螢火蟲的腿部。至於螢火蟲,先出手打人,再以言語咆哮,最後用眼淚作結,整個過程引發我的擔憂,因為,眼淚不該是工具,更不該在自己犯錯後,透過各種方式把自己塑造成弱者。那天下班後,我在日記裡寫下這段話,但始終沒真正寄出給學生:

 

   我不是傳統溫婉女性,但也不是女權主義者。因為這樣,我更能看清楚女孩在邁入青春期時,不自覺的「過度使用」自身的力量。比如,男生與女生玩在一起時,認為理應平等,所以,遊戲式的打鬧中未克制力道。還有,女生撒嬌或莫名想出氣時,掄起拳頭往對方,被質問時以淚眼汪汪表情回應。

親愛的女孩們,收起你的眼淚以及驕傲吧!妳的撒嬌必須視狀況,以及對方是否接受或同意,否則終究被歸類為情緒化,這應該不是女孩們要的結果吧?。

 

註:黃牌屬於本班經營策略,相關細節請見「小學就學會」一書中「停看聽,藍黃紅」一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lowcat1070 的頭像
slowcat1070

貓老大專賣店

slowcat107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