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在電視頻道裡,聽到「虎尾」二字,不容分說,有意無意地停下腳步收看。

 

新聞談的是虎尾舊時警政局(合同廳舍)將由誠品進駐,發展成複合式商場,幾乎可以預見,未來這個區塊會大放異彩,因為對面有布袋戲館,與布袋戲館隔條小巷弄的是由日式房舍改建的故事館,宛如三鐵共構,加上公車轉運站就在一旁,這人潮與商機銳不可擋。新聞中採訪了當地名眾,他說,未來的誠品以前可是警察局,誰都不敢踏入。就是這句話,勾起我淡淡的思鄉情愁,那記憶裡的虎尾景致,似乎還停留在我的13歲,未曾褪色與改變⋯⋯

 

我的求學過程宛如環島旅行,第一站就是虎尾,而後台南,再轉花蓮,繞回雲林,暫落嘉義,轉戰高雄,落地台北。常覺得我的求學經驗,比起我的旅行與教學生活更為精彩,但也許就是這樣獨特的環島歷程,才養就成我,成就為這樣的老師。虎尾,我的第一個遠行站,離家鄉北港約二十幾分鐘的車程,當時我就讀的是私立揚子中學,學校位在虎尾的邊緣,其實很靠近土庫鎮。想來,我的父母當時心臟也夠強,再配上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水瓶女兒,我的住宿人生就此順利展開。

 

住宿生,千篇一律,週五放人,週日晚間返校,平日三餐全守在學校裡。當時學校的學生來源多數為雲林縣和彰化縣,所以,我的住宿朋友裡好幾個來自彰化,一個小女孩透過友情,展開了台灣地圖,以北港為核心,外擴虎尾,輕躍濁水溪,來到彰化,招牌北斗肉圓的美味隨時可嚐,彰化的風光是同學嘴裡的日常。因為年紀小,所以,學校難得週末放風,我們也多半返家,少數幾次大考前的週末留校唸書,曾經跟著家住虎尾的同學,踩著腳踏車,進城看風光。所謂的進城,就是進到合同廳一帶,那裡是熱鬧的市集,對國中生來說,書局就是最大的享受,走出書局,看看服飾店,就這麼心滿意足了。當時,布袋戲館仍是一棟廢棄的房舍,門扉緊閉,誰也不敢靠近。至於故事館,完全不在我的記憶中。倒是合同廳,對其佔地廣大,卻又無人進駐,印象極為深刻。但年幼也不懂得考究那是幢什麼建築,在古蹟保存意識未高漲的年代,那些房舍說穿了就是空屋。

 

我的虎尾生活極為精彩,當然是因為求學過程中遇到的老師與同學,交織成了精彩篇章,幾乎足以成書,卻非本文重點。然而,虎尾之於我還有另一個有趣的定位,那是比較。來自俱有悠久歷史的北港,我內心是驕傲的,想想北港在兩三百年前,就有鄭芝龍和顏思齊駐墾,再加上朝天宮香火鼎盛,此時大甲媽祖的風采尚未透過媒體而傳開。可想而之,作為一個舊時小鎮,愛鄉思緒激發的自信,是多麼自然而然。可是來到虎尾,我頭一回感受到現代化建設,如同時代的大齒輪,風風火火將一個小鎮往前推,而北港就這麼走入沒落。根據北港耆老的口傳故事,在北港溪未淤塞前,船隻日日熱鬧交易,牛墟時時傳來吆喝聲的年代,台灣鐵路在雲林設站時,第一個考慮的是北港。可宗教聖地與風水傳說讓鐵路遠離,改道斗六。而後,公車轉運站也選擇了位於中心點的虎尾,兩大交通運樞紐,都不在北港,訴說著這個小鎮將以另一種風貌保存下來。

 

但是,當時的我不這麼想,我只覺得為何一個北港人,要南來北往如此不便,一切都要取道嘉義。就是這樣的比較,擴展了我的視野,以一個國中生的心智,我以遠行思量土地,目睹建設與風俗的連番轉變。而後,就只是愈走愈遠,心思飛揚。而對於虎尾,這個第一個啓發我遨遊四方的小鎮,始終未曾相忘。及長後,我因著不同的目的,一而再再而三,回到虎尾,穿弄街坊,緬懷青春歲月裡的一景一物。

 

 

, , , , ,

slowcat107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