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說這是一篇集體的情感書寫療癒之旅,你/妳相信嗎?

DSC_0399

在設定這個寫故事,得贈書的規則時,我就猜到這樣的結局,只是,讀來或怵目驚心,或感懷萬千。七個故事,樣本數有限,但很值得正在教育這條路上的你與我省思,到底,我們的措舉其獎懲的比例是否合宜?那些我們以為的理所當然,卻是學生心裡一輩子的痕跡,可能是懷念,也可能不如不見。

以下七篇集結的故事中,末篇是愛咪貢獻兒子的文章,也是我唯一稍微潤飾過的文章,從小孩的觀點看老師,在從前六年大人的觀點回憶過往,在你心中激盪出哪些感覺呢?

 

故事一

學生可以放棄自己,但老師不能放棄學生
因為如果連老師都放棄學生了,還有誰能對他保持期待呢?

如果我們遇見這樣的好老師,一定會一輩子記得他
因為連自己都放棄自己的時候,老師依然沒有放棄

老師有很多學生,學生只有一個老師 所以
盡可能的關注每一個學生 學生會感受到誠意
因為受重視的感覺 無法取代

國中時代遇到了令我非常喜歡的張導師,
她溫柔的性情,喜樂微笑的臉孔,她教導我們的功課態度,至今過了20年,都不能放記,
畢業後,甚至到了讀高中時,17歲那年父親突然過逝,老師依然關心照顧,使我一直無法忘記她,謝謝您~~張淑惠老師

 

故事二

有的時候,我們會懷疑,老師們教那麼多孩子,到底能不能記得自己曾對某個學生做了什麼事?

那是一個特別嚴格的老師,同學會上回想起來,沒有人會特別提起這個老師的優點,因為他的教育方式太特別。我想,也沒有人能理解因為一個讓我忘不了的懲罰,他影響了我後來的人生,以及他在我心裡的意義。
在一次的段考後,英文老師檢討選擇題的內容,我因為其中一題不理解,而和英文老師激烈地討論了一陣子。沒想到下課後,我的導師就把我叫進辦公室,訓斥了一 番後,要求我在下一節的地理課上罰站一整節課。我記得那一堂課的每一個細節,我罰站的位置,教室裡的擺設,還有同學們和地理老師不敢叫我坐下,卻又擔心我 的眼神。我完全無法接受,為什麼只是對一個題目存有疑義就得在那麼多人面前罰站。那一年,我國中二年級。這件事情一直放在我心裡,而我想所有的人早就忘記 了。
多年後,我從高中放學回家,看到一輛熟悉的車子停在家門口,是我的導師。家裡因為開店營業,常有人來往,我沒有多想也就打了招呼聊起來。臨走前,導師要我 跟私下他聊聊,他一開口,提出的是當年我罰站的那件事。他告訴我,當年他怕我無法了解所以沒有多跟我解釋;他告訴我,他知道那樣的懲罰對我來說過重了;他 告訴我,有的時候對與錯不是是非題,那件事情他罰我,是讓我知道這個世界上有的人追求的不只是知識,還有面子;他告訴我,「人」會是未來最難的考題;他告 訴我,對不起,他必須這麼做。在那個追求高分,追求好學校的時代,他要求我的不是成績。
一個老師教過那麼多個孩子,到底能記得多少?這件事對我來說重要的已經不再是他當眾罰我,而是他一直記得欠我一個解釋,而且他等待,等待我把這件事沉澱。 現在,我自己也是老師,這件事時時提醒我,為每一個對學生作出的反應負責。我在國中學會了這件事。

 

故事三

老師,在天堂那兒的您過得好嗎?

在二、三十年前「請說國語」的小學時代,學生們都戴著橘色的帽子,身穿白上衣與藍色短裙或短褲。每到中午,一下課大夥兒排完路隊,立刻連跑帶衝地趕回家, 一邊吃飯,一邊看楊麗花歌仔戲,演完後,再心滿意足地奔回學校上課。那可說是一個純樸、無欲求的年代,但心靈卻充滿平凡的幸福。
印象中,小學六年的生活似乎是豐富多元的。我的母校在一個小小村落中,全校師生總數不超過百人,因此,每個學生和老師幾乎都相當熟稔,甚至和家長也常有所 互動。記得五年級時,學校來了一位新老師—劉毅老師,他是當時大家口中的外省人,只會說國語,不會說台灣話。但他總是用著生硬的台語,很努力地和鄉下的這 些家長們談天說話,爽朗的笑聲總不時傳遍校園。幸運如我,那時的他,擔任五年級的級任老師。對於學生,他總是嚴格要求,遇到行為偏差的孩子,鞭條下手毫不 心軟,但對於乖乖的女學生,他則總是慈眉善目,笑容滿面。在課業上,他只要求理解、明瞭,不在意成績。每當他見我,因考試不夠理想而失意時,便立刻遞上鼓 勵與安慰,給我喪志的心靈補充能量,也讓我明白,人生並非只有眼前的輸贏。長大後,自我鼓勵與樂觀也造就了現在的人格特質,遇到挫折時,總能輕易走出,很快便能坦然面對生活。
對我來說,柳毅老師可說是個心靈導師!我不記得他教過了什麼,但他的笑容與關懷,是我這一輩子永難忘懷的。現在的他,早已回那個快樂天堂,他怎麼走的,眾 說紛紜,但真相也並非我想著墨的。我只想說,老師,謝謝您在我童年時期給予最多的肯定與關懷,成就現在正面思考的我,在天堂那裡的您,過得好嗎?

 

故事四

我要講的故事是我的一二年級老師,她叫什麼名字我已不記得
只記得是一個大眾化的名字,大概是艷秋老師之類吧!!
在我的腦海裡,小學一二年級的記憶片片斷斷,模模糊糊的
唯有一個畫面清晰清楚,永生不忘
小時候早上沒有什麼胃口,吃個早餐都要母親三催四請的
因此時常遲到,最後母親不堪其擾直接將早餐塞在我的手中
請我在學校慢慢吃完
沒有大人在旁催促,我更加不餓了
根本不想吃,所以常常早餐原封不動回到家中
但回到家一定被媽媽痛罵鞭打一頓
但我就不想吃啊
後來我都塞在學校抽屜裡
再用雜物將那些早餐蓋住
紙包不住火
食物會腐敗
小蟲會孳生
老師發現
當著同學的面請我拿教室後方的垃圾桶
到自己的座位上
一個一個將早餐來出來丟掉
那時我真想地面有個洞
可以將我漲紅的臉埋進去
之後羞愧,自卑已是我代名詞
當然我也學到一個教訓再也不將早餐方在抽屜裡
原以為噩夢已遠去
但到了五年級
新編班新氣象
又遇到曾是一二年級的同學
他對這件事印象深刻,未曾忘記
又說給新同學聽
在我背後指指點點
只能說
那樣的感覺真不好受
只想請那位同學......(消音)
或許那位同學不覺得這樣做有什麼不對
但對當時的我
有如傷口撒鹽
越想要遮住過去
被不留情面揭開
痛~痛~痛~
我的小學生活有如此沉重的包袱
甩也甩不掉
但也讓長大後的我更加注重自己的衛生習慣
現在回想起來,如果老師可以不要再當眾請我這樣做
會不會讓我的小學生活多點快樂回憶呢?

 

故事五

如果說是一件「事」,我想就是高中的國文老師了,小時候就很喜歡作文,而且是很快樂的喜歡這件事,其實內容就來自生活,只是把生活寫在作文上面。

後來開始寫日記,也自然地趨向自白式,再回到作文的時候,才驚覺已經習慣日記式的寫法,好像無味了 ... 帶著疑惑去問國文老師,老師回答,其實通順就好,最重要是表達情感,華麗成語不一定是重點,這才豁然開朗。

 

故事六

最近看到一部日劇,劇中的一位女老師提到她對於教職的失望,她認為不管對學生多好,幾年以後學生就不會記得自己了,何必要對學生做那麼多呢。

有很多事情是身在其中方知其味,以前我也喜歡看校園劇,但是自己當了老師以後,思考的角度變得不一樣了。我試著想起,哪些老師讓我記得她,原因是什麼;而同時我也揣測著,未來的哪一天,會不會有哪個學生會笑著對我說,老師,我記得你,因為……

回想起十數年的學校生涯,許多老師的臉的確已經模糊了起來,但是片片段段倒還記得一些與老師的對話。有一位讓我印象很深的老師,她不是我的導師,也不是在教學上特別風趣以致於受學生風靡的老師,但是我記得她。她曾經私底下對我說過:「你的個性就是一個念舊的人,這是一個你的優點,但是,你也要小心不要太過 念舊而影響你做事情的態度。」當時青春懵懵懂懂,一直到後來才能細細體會當時老師要告訴我的是什麼。因此,我也常常想起她,能夠在教學之外,還認真地觀察 學生性格,並給予適當建言的一位老師。

我想,不論是在人生的哪個階段,如果可以遇到一個懂你的人,不是要將他的想法強加在對方身上,而是一位可以並肩同行,或是指引你方向的人,那都會是值得我們將他放在心上的人。

同一部日劇中的女主角說到:「教師與學生之間的相遇是一瞬間的事情,但影響是一輩子的。」反觀自己,我並不是期望自己能帶給學生多大的影響,但我知道我的一舉一動或是一句話,無論是好是壞,都有可能被記在心上,所以我更應謹言慎行地與孩子們對話與行事。

 

故事七

有一次,我跑操場跑了十圈,楊老師說要給我獎品,我就說想要巧克力蛋捲冰淇淋,想不到,老師真的買來給我。另外,我在聯絡簿上寫的小日記,他都會寫評語回應我,讓我覺得小日記愈寫愈有趣,也寫得愈來愈好,以前我往往要花上好久的時間才能完成,現在一下子就寫完了。

楊澤恩老師實在太令人欽佩了,既可以寫書,上課又認真,也願意帶我們去校外教學,我一定要好好學習老師的處世精神。現在,只剩下一年左右的相處時間,我想好好把握每一分每一秒。

----------------------------------------------

雖然贈書活動已經結束,但如果你/妳也想分享故事,歡迎留言或寫信給我,我會刊在這篇文章內,希望藉由小小的力量喚醒大人如教師,如父母,更為妥切的對待孩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貓老大專賣店

slowcat107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