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這次花蓮行用的是原本的富士相機F10,拍出來的效果不彰,後悔不已!尤其天候狀況不佳時,補光的效能不近理想,著實懊悔沒有跟老哥商界F100(二月花蓮行和四月初宜蘭行皆是使用此相機),不過,即便相機無法確實記錄所見景物色澤,但旅遊開心就好,right?

fl01

       星期四下午三點多,同事送我到火車站,站在有些冷清的月台邊,不敢置信自己已經遠離校園,準備啟程前往花蓮,預訂搭乘的是4:29自強號,到台北後轉車的時間只有十來分鐘,我盤算著是否趕得及,畢竟台鐵誤點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就在我隨意東張西望時,猛然,看到走馬燈跑出一串紅色字樣「4:00,1030車次,自強號,終點站:汐止」,怎麼有四點的自強號而我卻不知?

        那時丟下行李,從第二月台下地下道,衝上第一月台,準備前去換票,可廣播聲已然響起,1030火車入站,我旋即發揮短跑精神,上上下下回到第二月台,喘著氣,開啟的車門正好停在我的行李前,搭或不搭?搭了,可以確保八點往花蓮的車子趕得上,但可能我要一路從嘉義站到台北,不搭,雖有舒適的位置,可擔憂趕不上車,一路大概也很難真的休息,短短幾秒,我就衝上1030次。

        幸運找到座位休息,就這麼一路坐到豐原,東豐鐵馬道才在鐵軌邊消逝,火車過了山洞後,我彷彿被電擊般,瞬間挺直了身體,以為該是翠綠一片的山頭,卻見到朝思暮想的油桐花就在兩側飛舞著,想要用相機抓住瞬間的美麗,礙於行進間而作罷,當時,真渴用畫筆畫下這滿山的白雪紛飛,火車在田野間行駛,油桐花一路相伴,尤其傍晚過後,苗栗山區飄來些霧氣,油桐花在虛無飄渺間更顯出塵,一直惦念著今年要親臨油桐花下,享受花落滿身的浪漫,可挪不出時間,卻沒料到以這樣的方式飽覽碧山白雪,雖無法感受花朵在手中綻放的溫柔,可有時油桐花靠火車極近,彷彿貼著車窗就能嗅著那清香,我,滿足了。

fl03

       總以為和桐花的短暫奇緣僅止於此,沒料到前往太魯閣旁崇德鄉的達吉利部落屋路上,因阿牧好奇不走大馬路,改騎羊腸小徑想靠近海邊,讓我們回頭仰望山脈時,驚見崇山峻嶺中的一抹白,如此濁世而獨立,巍巍顫顫矗立於山壁,俯瞰太平洋潮起潮落,雖說苗栗滿山滿谷的四月雪讓我感動,可太平洋濱這抹雪白卻更讓人震懾,完全無法轉移目光。

fl02
        鏡頭拉得最近也只能如此,也由此可測山腳下的我們,離這株油桐花樹何其遙遠!

        旅程即將結束時,從花蓮一路睡回台北,火車走至基隆時,我們方才悠悠醒來,睜開眼迎接我們的是小城山色風光,而那滿山遍野的雪白又再度鼓動我們的心房,像是怕我們未能盡興般,一路從雙溪至瑞芳,這白總是隨侍在旁,我開心的向阿牧介紹有名的四月雪,殊料,他說:「嗯…油桐花好像煮熟的花椰菜,一朵一朵飄落在湯品中,煞是可口!」

創作者介紹

貓老大專賣店

mona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