髮梢還沾了些水珠,靜靜坐在法采時光一角,享受著美食佳餚,腦海裡盤旋著白天於太魯閣所見奇偉風貌。

d02

夜晚悄悄降臨,鄰座客人笑語聲不斷,盈羽和冠羽撿了空與我們同坐一桌,突然門扉被推開,一個高大男子邁開步伐靠過來,透過介紹得知他叫白哥,遠從基隆而來,是盈羽的朋友,我們五人很自然的聊了起來,是從哪一句話開始讓我掉入迷濛漩渦?是他說友人的笑容很燦爛,是他無法想像的笑法,然後一字一語中,我被推回到三月細雨中的金瓜石……

g01

白哥擔任煤礦場廠長,其所肩負責任重大,只要一不小心,人命瞬間隕落,所以他始終無法真正笑開來。

g03

春天的金瓜石飄著細雨,爬滿苔癬的紅磚牆前停放一台煤礦車。

g04

煤礦盛產時,這裡來來往往的煤礦工只要努力開挖,很可能一夕致富。

g05

致富後的奢華生活是現在的我們無法想像之光榮璀璨。

g07

但用生命換來的榮華往往瞬間消逝。

g14

白哥的爺爺某日好心留在礦坑內做最後收拾,悲劇就發生在此時,轟地一聲,礦場爆炸了!

他用最平實的語調敘述這故事,我卻是聽的字字沈重,總以為礦場是遙遠電影中的片段,事實上這故事還傳唱著。

g08

那是怎樣的礦場生活?鑽進不見天日的礦坑內找尋金脈,而地面上則有日本天子靜臥賓館內,品茗遙想遠方祖國。

g10

據說賓館後方崢嶸的山脈像極了日本的聖山。

g09

權位極高的太子是否曾站立於此,想過山底下那群台灣礦工奮鬥不休的模樣?

g11

抑或是來到賓館後方打場高爾夫球?

g12

推杆進洞!

「每次從基隆來到花蓮,感覺很好!總算能夠真正放鬆。」白哥的聲音飄來,字字聽的懂,但其實無法體會,像我們這樣生於平樂快活,怎會懂得面臨生死交關的戒慎。

g13

白哥像是一本活字典,跨越年代說了好多好多煤礦的故事,讓我們雖人在花蓮,卻離金瓜石如此貼近。

g02

他熱情邀請我們日後去拜訪,去看煤場,最後還豪邁的請我們喝養樂多!才說完人就衝去7-11購買,原來養樂多是他最愛的飲料,以此宴請代表是夜聊的暢快,飲啜一口養樂多的酸甜,看著白哥、盈羽和冠羽以及只剩下黑暗的馬路,有種恍惚的沈醉,醉在這奇妙的緣分裡。

d01

盈羽說白哥是活在上個世代的人,單是聽白哥稱呼白貓為「白毛ㄟ」(台語)就讓人捧腹大笑,原來貓咪也可以這樣叫啊!離開花蓮已一個多月,我還是難以忘懷那個夜晚的一切,僅以此篇記錄一二。

mona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